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平码公式 >

平码公式

记东部战区总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李维勤

发布日期:2020-10-17 21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武汉火神山医院的两个重症医学科(ICU),被称为“红区中的‘红区’”。54岁的李维勤,是重症二科的“头儿”。

  2月2日,联勤保障部队从全国5个方向抽组的医护人员,分别乘坐数架大型军用运输机,几乎在同一时间抵达武汉天河机场,以全员全装的战斗姿态迅速完成集结……

  “上战场的感觉,热血沸腾!”李维勤说,“当时就想起70年前,我们的前辈背着背包入朝作战的场景。今天我们的祖国和军队已经如此强大,自豪感、使命感油然而生!”

  ICU的建设需求比普通病房复杂很多倍,更何况是传染病的ICU病房,困难可想而知。

  他们蹲在工地的草坪上,借着手机的灯光,连夜与施工队核对图纸、完善需求:新风管道、氧气管道、负压管道,仪器、设备、插头,污染区、过渡区、清洁区……

  2月6日,距离ICU收治患者的时间还有三天,李维勤压力大到失眠:病房毕竟未曾使用过,任何疏忽,都可能危及患者。

  于是,他带领团队开始模拟接诊:“病人休克,马上抢救!”“快,上呼吸机!”“血压往下掉,推注泵在哪儿?”……

  三天下来发现,临行前他们绞尽脑汁准备的多达300多项的物品清单,竟然真有漏项,比如最普通的生理盐水——所有医院都不缺的东西,往往最容易忽略。

  2月9日24时,第一批15名危重患者如期顺利收治完毕,李维勤长舒一口气:“感觉第一仗打胜了!”

  “主任!3床,走了……”当天半夜,值班护士刚离开没多久,患者病情就急转直下,小姑娘报告时泣不成声。

  “突然没底了。”作为全军重症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,李维勤长达27年的ICU生涯里,未曾遇到如此凶险的疾病。

  而这,正是疫情早期ICU医护人员必须面对的“现实”:早期转运过来的危重症病人,因病情拖延太久,“变化常常就在几分钟”。

  第三天早上交班,科室十余名骨干,没人说话。这个堪称国内一流的重症救护团队,一上场就“懵了”。

  “有效治疗必须前移。否则再好的医术都是回天乏力。”一个个鲜活的生命,激发着李维勤的重症治疗思维——关口前移,提前识别有重症倾向的患者!

  就在李维勤找到突破点的时候,几乎同时,中央指导组经过反复论证,提出治疗要“关口前移”。

  俯卧位通气,可明显改观患者肺部黏液问题,再难他也带着大家做。“翻一个插满管子的病人需要五六个人,每八个小时就要翻一次。”重症二科主治医师叶搏介绍。

  一名患者没有插管的指征,但无创通气效果不佳,为赢得抢救时间,李维勤果断插管,患者最终得救。

  一名需做血透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,没有医院敢收,病人自己都放弃了。李维勤迅速协调完成了火神山医院第一例血透,并通过积极治疗最终使病人康复。

  疫情蔓延之后,在李维勤的努力下,“火神在线”开通,最多的一次在线万多人次观看。通过在线授课、在线交流、在线答疑,给一线医护人员以极大帮助,还吸引了国外医护人员。

  为凝聚人心,一到武汉他就让主任医师朱四海负责党团工作,建立党支部园地,把大家的照片做成“抗疫墙”,让大伙儿“找到了家的感觉”。

  4月7日晚,重症二科的最后一名重症病人,在即将出院的前夜,躺在病床上一遍遍地高唱《没有就没有新中国》,这感人一幕,被朱四海用手机记录了下来。

  新闻热线 地址:广东省增城市荔乡路81号网站地图